RoboCon 2019

352 天之后,再一次来到这个赛场。这次来少了一份激动,多了一份平静。然而依旧不变的是,我还是很菜。

出发

出发前的心情和去年有了很大的不同——去年出发之前心里充满了无奈和不甘,为什么只能做成这个鬼样子?明明还可以做得更好的…但是今年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了,明白了自己的上限在哪里,即使再努力也是无法突破上限,所以就坦然面对了.

拿到这张登机牌的时候,想起了去年早上五点半起床赶飞机的样子,一夜无眠但是却十分的精神——明明之前一直都是累成狗的状态,在最后没有事情了,准备出发的时候却完全睡不着,想想也是奇怪。

去年比赛的地方在东莞,可能东莞是一个比较让人浮想联翩的地方,但是当你实际去过之后就会发现和想象的完全不同,整体环境可能要比很多城市都要好。不过去年的赞助单位只是一所高等院校,比赛环境和参赛支持都比较有限,所以在东莞的期间基本上没有什么活动,除了那晚老师请的自助餐,据说一位 198元,谁知道呢?我只记得我当时不是很开心,然后两罐 朝日啤酒 下肚,就有点晕晕的了,然后在餐厅的庭院里坐了会儿抽了会儿烟才去吃东西。

不过今年不一样了,今年的比赛由柳州市政府牵头,整个比赛期间的活动还是比较多的,虽然大多数算是为了人才引进而打的广告,不过有总比没有好。我觉得比较好的一点是,去年我们住的附近基本上没有什么商场什么的,所以吃饭基本上都是外卖,而且品质也不是那么的好。今年附近有万达和其他商场,比赛结束还是可以出去逛一逛的,不过比赛完之后我是实在是累得完全不想动,直接在酒店睡了三年三夜,除了偶尔去买杯咖啡,基本上就没怎么出门了。

Billboard

到柳州的当天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所以就直接从机场打车去酒店睡觉了。第二天醒来出发去场馆,进场馆之前看到了这个牌子,感觉和去年的牌子相比,只是换了个地点和时间,其它的设计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感觉没什么新意。

进入备管区发现我们来的还算是比较早的,场馆里也就几个队伍,往年的强队也还没有到。第一件事当然就是拆快递了,但是拆快递拆得人简直心碎——由于飞机托运的暴力装卸,机器人的亚克力板碎掉了,这也就导致一整个机器人无法使用了。虽然有备份的亚克力板,但是要等到第二天才能到,后来临时换了个方案,讨论完之后就直接打车出发采购。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讨论完方案可行性的时候是中午十一点,然后下午五点就卖完了所有要用的东西,不得不说,如果柳州不是一个传统的工业城市,这种事基本上很难完成。经过一夜的装配和调试,第二天总算是能下地了,效果比之前的方案还要好一点,也算是有点出人意料。比赛结束后,几个队伍得知我们这个是两天做出来的,均表示「牛逼」。

比赛过程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一个才第三次参加的师范学院,想拿好成绩是不太可能的,专业又不对口,都是全凭一腔热血,至少也得积累个四五年再谈成绩吧,所以结果就是被各个队吊起来打,不过也还行,没有倒数前五哈哈哈哈哈哈。

结束

想象中比赛结束时该有的轻松和愉快,在结束的那一刻却没有来,迷茫失落 却像洪水般涌来把你冲的天翻地覆——就像是一根绷紧很久的弦,突然间松弛下来之后就没有了力,这种感觉简直令人窒息。本来我还打算体验体验柳州当地的好吃的好玩的,却在那一刻完全没有了兴致,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睡觉。所以就像我前面说的一样,在酒店睡了三天三夜。虽说是睡了三天三夜,但是那种疲劳感并没有任何的缓解,最后一天要离开的时候依旧疲倦无力。

回来之后一直都是出于这种无力、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的状态,我开始思考,我这样做值得吗?明知道整个团队的水平支撑不起这样一个比赛的二等奖,还要飞蛾扑火般的去凭借一腔热血搏一搏?其实想想看,也算是值得的,得奖只能算是一方面吧,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是学到了不少东西的,如果不是这个机会的话,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这么深入的去了解这个领域了。

这是第二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有缘再见。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