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再见 2018, 你好 2019

2018 在不经意间到来,而又在不经意间走远,365 天里发生了很多开心或不开心,难忘或想忘却的事情。无论如何,2018 已经远去,迎面而来的是 2019 这个未知的 365 天。

有趣的人

Okami

暂且就叫他 Okami 好了,这么叫的原因是:有一天他在床上玩 Okami 玩到睡着233。

好了,言归正穿,认识他也算是机缘巧合————加了兽兽大佬的粉丝群,然后在群里谈天说地的时候聊到 CSGO 了,就把他炸出来了。一番 「白给理论」交流之后就开始了每天开黑的日子,说起来那段时间我也是很刚,每天能和他从十点多打到十二点睡觉,大概这样持续了十几天,我是终于吃不消了,只能降低「白给」的频率了…

写到这里,可能会觉得他只会「白给」,是个十足的 CSGO 茄化患者?那肯定不是啦,这货是个货真价实的 CCIE,不过用 CCIE 来标榜他似乎也不太公平,毕竟他一个人就能撑起一家网络公司的所有日常网络事务。我之前问过他,你当初为什么要考 CCIE,为了找工作方便还是什么?他是这么说的:那些人整天哔哔,考个 CCIE 堵他们嘴,网络我学了七年了都。怎么说呢,你可能觉得他是在吹牛逼,但是我是真实相信他有这个能力的,在和他聊网络相关的事物的时候他见解独到,遇到问题的时候往往能直接一眼看出问题所在;具体到网络配置上,我遇到的问题,目前还没有他不能解决的。说实话,我是真的很佩服,也感觉他老板真的是捡到了个宝,毕竟这样富有热情并且技术过硬的 NOC 还是比较难找的。

当然,技术过硬工作严谨也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有趣的人」。有的时候我会处于一种非常非常无聊的状态,然后我就会发个茄化患者常用口头禅给他,然后他也会回一句,然后开始一段技术 or 非技术瞎扯,拯救我大概几个小时的无聊。说实话还是挺感谢他的,无论是技术还是非技术,都带给了我很多快乐 or 干货。

雪糕

这个名字呢,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会这么起,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叫 「凉月」,然后突然有一天我发现他 IM 的名字变成了 「雪糕」。

说起来,认识他大概不是 2018 发生的事情,可能是在 2017 年底或者更早的时候,不过真正熟识还是在 2018 年,不过具体是怎么认识的就忘记了,依稀记得是在 Twitter 上认识的,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聊,后来就慢慢的熟悉了。

不过,他真的是一个很有气质的人。从我和他交往的过程中来看,他看过的书应该是比我多很多了,想问题的角度也比我更加的周全。

我比较羡慕他的一点就是,家里有能力让他出去看看、闯一闯,顺着自己想要的路走下去,反正我现在是只能靠自己啦。

Showfom

终于到兽兽大佬啦!就在上周,我去了大佬的公司看了看,大佬还帮我定了两天酒店,晚上还带着我去吃宵夜真的是很感谢大佬了!

说起来,我之前偶然了解到了有 xTom 这样一个公司,但是官网基本上知识介绍性质的,也看不出来到底公司规模有多大,所以就挺好奇的想要了解一下。后来我才知道 xTom 是兽兽大佬的,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才是 真·大佬。后来加了大佬的粉丝群之后和大佬慢慢的熟悉了,所以才会有去大佬公司参观的机会哈哈哈。

大佬人很好,十分的随和也十分幽默,最重要的是——大佬提供了很多公益服务,比如 sm.ms图床服务;cdnjs.loli.net 的公共 CDN 服务,真的是很有社会责任感了。

有趣的事

RoboCon 2018

对我来说 最有趣 的事情肯定就是 RoboCon 2018 啦,不过说起来也是个挺让人难过的事情。

先说说有趣的一方面吧。自从加入 RoboCon 这个团队之后,我发现和硬件 沟通 是如此的有趣 —— 以前只是完全停留在软件的层面,也曾经想过通过写驱动去了解如何驱动硬件,但是 Windows 的驱动开发门槛还是挺高的,所以在看了几本书之后就放弃了,一方面没有实际需求,另一方面实在是写不下去,光是搭建一个开发环境就十分的麻烦了。但是自从接触单片机开始,基本上大部分代码都在写硬件的驱动部分——单片机的型号数不胜数,厂家不可能给每一种单片机都实现好驱动,所以就只能自己动手啦。我是从 STMicroelectronics 的 STM32 开始的。说起来我之前一个学物理的野路子码农,也在各种例程以及手册的帮助下,几个月时间 基本上 掌握了怎么对着一块 STM32 写东西,不过我觉得能让我这么快基本掌握的原因还是 STM32 有一套设计比较友好的 API,对于每一种功能都有一套类似的 API 可以使用,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去翻 SDK 自带的例程,或者 Google 搜一下有没有例子,基本上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当然文档写的也是相当的好,但是是全英文的,虽然我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今年他们在学得时候可能会碰到很大的麻烦。虽然这一路走来确实也是不轻松,但是真的非常非常有趣——你可以通过自己动手来驱动你平时可以见到的硬件,比如 电机发光二极管 等等常见外设,真的是非常有成就感。

那就再来说一说让人难过的部分好了。经过我上面说的,你可能已经感受到了想掌握 STM32 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尤其对于他们 C语言 功底不扎实,没有实际工程经验的队员来说,简直是一种 虐待。其实我觉得说虐待完全不为过,因为他们之前开设的课程是 51单片机 ,控制单片机的方法还是通过设置寄存器的标志位来控制单片机的行为,但是 STM32 提供的是高度抽象化的 API,他们不能适应这种开发方式的转变,并且也没有工程化的经历,所以想要写出结构清晰、高健壮性的代码是非常困难的——即使是我,我也是在已有的工程化经验,以及夜以继日的啃文档和示例并动手实验才了解了如何使用 STM32。

那么,这些问题直接影响了我们最后比赛的结果。说实话,到最后统计的时候,基本上所有基础代码都是我一个人完成,但是最后调试阶段机器人的行为和我们的预期有很大的出入,顺其自然的,我心态崩了——在调试场地我当时真的想买张机票回学校,真的是太丢人了,别人都在争分夺秒的优化流程,争取做到最短时间的 完胜,我们这边连一遍最基本的流程都不能走完,简直是丢人。不过好在,即使你输得毫无脸面,也能有个三等奖,前提是你机器人不是坏的就行。

对于 RoboCon 2019,这次是我带队了,我是肯定不想去年的事情再次发生的,去年我是真的觉得他们太耽误时间了,所以才把所有的事情都揽下来,毕竟我一个人做得真的比他们快。今年我是绝对不会心软了,该怎么来就怎么来,分配下去的任务完不成就扣分,扣分扣到不及格就走人吧。

…还有吗?

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事情要说的了,其他的事情都是比较琐碎的事情,或者说是我不想公开说的事情,所以,就这样好了。